首頁 > 醫藥營銷 > 營銷技巧

一封M公司女藥代的來信

2017-12-07 10:28 來源:中國醫藥聯盟 點擊:


一封M司女員工群發的內部郵件,關于M司某DSM潛規則強行和女員工發生性關系,逼迫員工離職的事情,在圈內傳得沸沸揚揚。

 

微信截圖_20171207102444

以下是事情的最新進展,內容來源事件當事人女員工在微博上維權的文章。略盡綿薄之力,希望行業能多些陽光,少點黑暗和陰霾。也希望更多人的關注能讓事情有一個好的處理結果:

11月13日在M公司發了最后一封郵件到現在,23天:

郵件發完當天郵箱就被M公司封了

事件中的三位男主人公們有兩位還在M公司,據說其中一位男主人公在郵件事件后休了鼻炎癌病假 ……

還有一位主動離職了

而我,收到了M公司要求離職的通知 ……

朋友們說這個事件在醫藥圈傳瘋了,我不知道該有怎樣的感受,那一刻,像久經沙場被摧殘得遍體鱗傷的“老兵”一樣,無法動彈……

回到家昏睡被噩夢驚醒,定神發呆,想起了四年前懵懂充滿激情的自己,忍俊不禁  ……

2013年我進入M公司。很多朋友只是道聽途說或者新聞報道了解 這個行業的冰山一角,我簡單介紹一下M公司和我吧。我,M公司的醫藥專員,通俗點就是醫藥代表,更調侃的說法是藥販子。M公司,一家生產和銷售鎮痛藥的外資企業,可能醫院就診的時候有用過M公司的產品。剛入職時,我也認為推廣和銷售M公司的產品是一件為民造福,為子孫積德的善事。所以極度認真單純的開始學習接受M公司的各種銷售技巧和策略培訓。就像《全金屬外殼》里那些準備為越戰訓練的普通美國大兵一樣,他們的目標是殺人,醫藥代表的目標只有銷售,銷售,銷售。我像個孩子一樣的認真和努力,近乎瘋狂的學習和考試,開始了我在M公司的職業生涯 ……

很多人見過醫療行業各種名頭的會議。我在M公司四年,也開了各種名頭的會,用著換湯不換藥幾套PPT開了四年,每年那么多的會議,幾套PPT,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講來講去,公司給我們講,我們給醫生專家們講,產品如何牛,如何好,如何化腐朽為神奇。這些會議的目的無非就是說服那些專家用M公司的產品,多用M公司的產品。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就像傳銷集團一樣  …… 每次面對這套說辭時 ,那種很強的無力感讓我自己都感到羞愧。更何況這種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會議,你懂得  ……

 

除了這樣靠著費用支撐的假大空的學術會議,還有更刺激的,南京一線城市M公司給予的這種假性學術會議資源多到開不完,有些同事都懶得開,專家們對這種狂轟濫炸式的假性學術會議也沒有多大興致去應付了,到最后演變成翻拍別的會議照片套取會議費用。是不是像一場沒有最假,只有更假的鬧劇 ……

假性學術會議只是冰山一角,M這樣的外資公司也會有臨床費用【也就是所謂的好處費或者藥品回扣】來促進臨床銷售。以銷售藥品的利益最大化為前提做臨床推廣,一切向錢看,向業績看。  M公司的有些老板甚至不顧及患者病情,跟你談業績直接教你怎么忽悠專家多開幾盒藥。剛開始時,我抵觸過,矛盾過,也質疑這種行為的道德性。但M公司哪管你這些,完不成高增長的銷售指標站不好他們所謂的權勢隊伍,能讓你穿的小鞋一堆一堆,各種手段見過的沒見過輪番上,最后的目的就是讓沒站好權勢隊伍或者不能完成業績鞏固權勢利益體在M公司地位的像我這樣的傻瓜們滾蛋!業績,權勢隊伍,這兩樣哪一樣我都不想像被沾染的不干不凈,在純粹的底線面前我從來沒有選擇過妥協 ……

但,在M這樣的公司,連國務院的發文都不算什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進一步改革和完善藥品生產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見》中明確指出了“醫藥代表不得承擔銷售任務”)。

M公司不僅給醫藥代表制定指標,在Q姓大區的關照下,我的銷售指標居然要求增長500%多,并且從中作梗讓你無論怎么拼命都完不成,以達成他以業績不達標為由清退的目的。

即使懷孕,Q姓大區依然要求早上7點多到醫院拜訪專家門診,晚上去醫院拜訪醫生專家。并且不管多晚,都要用郵件的形式匯報當天日程。有時凌晨一點多我也不得不在網吧給他發郵件匯報當天的行程。高強度的工作導致肚子里的孩子最后盡了全力也沒能保住。孩子沒了,說實話,那種無望讓人沒有任何心情去計較過去的非人生活。請假,準備流產手術,收拾好心情不讓自己想太多,因為接下來要走的路長得我沒有力氣去想象了。可接下來的路都沒能順暢的走進手術室,Q姓大區以我網上請假的流程不對為由,要求在手術前等待手術的我上系統補充完整附件,整好系統請假流程。我忍著下體出血,借用醫院的電腦,按照Q姓大區的要求請好假,終于能稍微安心手術了。像這樣不顧及員工身體緊急狀況的請假規章制度Q姓大區做得有模有樣,這點我狠服!!!不服能行嗎?胳膊擰得過大腿嗎?!

 

醫藥代表這一行,被洗腦后,認真做起事情來就跟7+11超市一樣,每天二十四小時,每周七天,假期對于這行來說不過是《勞動合同法》里冰冷冷的文字而已。有的人會問,都這樣危及生命和健康了,為怎么不離職啊?對呀,為什么不離職呢?!也許就是不想讓自己像個受盡欺負的孩子一樣卑微的離場吧,四年有底線有堅持,為什么要在受盡非人對待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離開呢?如果真這樣離開,那么,四年的堅持和底線是為了成就怎樣的自己呢?!我會看不清自己 ……

我看得清Q姓大區在M公司權勢滔天;看得清L總監給他撐腰,放任他脅迫同仁;看得清他們對上諂媚,對下壓榨的嘴臉。吃拿卡要,開會,要求當地代表買禮包送M公司領導,包括L總監,事后讓當地代表從所謂“學術會議”里套費用填坑。L總監在M公司也能只手遮天吧,是M公司高層親戚???整個人傲慢無禮,沒有底線的支持Q姓大區搞人事斗爭,清退不在自己站隊里只想單純做事情的老員工。這些以權勢為謀的利益體怎么會管這些員工是不是曾經為公司立下汗馬功勞,怎么會管你是否有孕在身。要求基層員工早訪夜訪,完成高增長并且站好隊伍,不過是為了鞏固維護像Q像L這樣一波耀武揚威的權勢利益體的地位,維護自己在M公司權勢的一部分。其他人的生死與公正在這些權勢利益體面前跟他們哪個部分都沒有半毛錢關系。

當然最可笑的是,被業績洗腦的四年,自己跟自己都沒啥關系了。被洗得只有業績,報表,指標了。接手新市場增長 279.9% 的情況下,依然通知要被績效改進。不斷的績效改進,失去了未出事的孩子也沒時間去緩解,便被C姓老板馬不停蹄的要求去辦事處溝通業績,要求市場在一個季度內增長百分之五百,并且要自行解決出差一百公里的差旅費 ……最后整個大區沒完成指標,唯獨處罰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后來看到韓國電影《熔爐》里那個偷窺女廁所的校長,讓我不得不感慨,藝術來源于生活 ……

流產后,迫于高指標的壓力,月子還沒有做完就被要求出來工作了。醫療行業的應酬,喝酒就像喝水,麻木了。因為身體原因逃過了喝酒,C姓老板喝多了,飯店的兩位工作人員把體力不支的他扶到了我車上。并叮囑我一定要送C姓老板安全回到酒店,隨時準備打120。到了酒店房間畫風卻變了,他不再體力不支了,還把沒反應過來的我按倒了,怎么反抗都無濟于事-----

 

事后無奈于他的高情商公關,我一時心軟選擇了原諒,鄭重其事說STOP。然而不同意潛規則的下場是悲慘的,被一而再再而三的調整市場調整指標調整績效考評的標準。跟M公司反應這樣無理取鬧的績效改進的非正常性,M公司HR和L總監居然無人回應。這就有后來我發的一封抄送M公司部分高層和同事的郵件,抄送完郵件,郵箱也被公司封了。后來M公司合規同事告訴我這事連性騷擾都算不上,并且C姓老板已經主動離職了,犯再大的錯誤都不會再追究了。并且要求我主動離職。從我申訴到總監到HR郵件發了一封又一封,無人理睬。最后一封郵件發M公司部分高層和同事也是請求得到一個公正的對待,最終卻是責備我一個基層員工給公司帶來了不好的影響, 要求受盡傷害的基層員工對這次影響負責。

放縱甚至慫恿下屬作奸犯科的L總監,以及漠視基層員工申訴的HR沒有離職;高強度逼迫一個孕婦不分晝夜工作的Q姓大區沒有離職;潛規則女下屬的C姓老板主動的離職------這就是所謂的M公司給我的交代。要我離開的原因,M公司合規洪總監給的答案是違反員工手冊,引用了北大教授的排比句,所以基層員工要離開。三位還在M公司的男主人公的所作所為在洪總監的手冊里怎么會比引用一段排比句情節嚴重呢?!?!  M公司的法務部,整個事件都在交代處理受害者吧,美其名曰給了我交代。雖然我沒有經歷過納粹,但在這樣的交代里,我似乎嗅到了某種味道。并且同樣看不到屬于我們基層員工的合法權益,更別提身心遭受巨大摧殘,說上半句寬慰的話了。你們,首先質問的,是我知不知道違反公司的員工手冊規定了。對真正的始作慫恿者 L總監,Q姓大區,C姓老板卻不管不問。L總監更是在辦公室對這次惡性事件哈哈大笑,在他看來,基層員工遭受的屈辱不過是茶余飯后的談資罷了。

除了這些談資,很多人提起醫藥代表會想到赤裸裸的金錢或者權勢交易。

事實上基層的醫藥代表在經歷什么,交易什么都是在由誰操控一目了然,觸目驚心。他們經歷著患者真實的用藥體驗和公司高績效考核之間的道德底線較量,這些不會有人知道;他們在經歷著不管你有家沒家都得放棄家庭的倫理譴責時,不會有人同情;他們在經歷著身心泯滅人性的摧殘時,更不會有合規部門替他們找回公正。他們經歷過權勢利益體的權謀斗爭后,最后還能有什么嗎?

一無所有  ……


有的只有無知的被把玩壞了的單純,還有工作體驗中跨不過去的痛點。

那些金錢和權勢交易的最終贏家在M公司是屬于那些讓你聞到納粹味道的高層。

這個時候我才明白生活在M公司的基層員工意味著什么!在M公司心存夢想,生活的意義算什么?在M公司詭異的業績和官僚主義的狂轟爛詐下底線算什么? 似乎這些是什么在M公司都不重要了,命比較重要,是嗎?!別人都這么勸我  ……

記得離職的同仁說過這樣一句話:離開M公司,外面是火坑他都會選擇跳下去;  

記得獵頭問同仁為什么要離開M公司,同仁沉重的回答了四個字:生無可戀!

那些已經達到了M公司晉升要求對M公司的官位還心存期望的孩子們,達到業績后就真的能得到自己想得到的所謂的晉升職位嗎?想好了怎樣去供奉那些所謂的階級關系了嗎?想好了自己即將要經歷哪些潛規則了嗎?

我,一個被逼迫失去了孩子,一個努力工作卻被無情打壓和潛規則的社會女性,想了很久,選擇這樣站出來,雖然知道即使站出來也不會有公正的對待,但我希望自己能夠看清楚不公正的底線在哪里,這樣權勢利益體的不公正到底能突破怎樣的極限,我可以清楚該如何成長,才能見到屬于自己的陽光,才能不再被傷害------

也許愛一個人,可以給他自由和陽光;

但是如果恨一個人,可以讓他去做醫藥代表,讓他去M公司做醫藥代表吧……

感謝占用了您寶貴的時間,讀完這封信。文筆一般,見諒。沒有奢望,也不祈求救贖,只有感恩!感恩!感恩!

Tags:醫療器械

責任編輯:露兒

圖片新聞
中國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9 中國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
澳客网 靠快递费赚钱 网络棋牌频道优酷 体彩6+1 小鱼赚钱任务教程 千炮捕鱼电玩城游戏厅 足球北单比分玩法规则 甘肃十一选五肋手 在头条回答问题怎么赚钱 棒球比分6-1会有加时么 神奇6肖中特 养鸡幸苦不赚钱 爱波网足球指数 安徽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排练开奖直播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快乐时时彩是正规的吗